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甘肃网 >> 系列网和网群 >> 飞天文艺 >> 散文

梨园雨思

18-03-26 09:42 来源:兰州日报 编辑:宋芳科

  陈美霞

  雨来了,说下就下。

  午后,我不过打了一个盹。看来,天色在乍晴又阴的时候,还是有一丁点的闷。

  玻璃隔住的世界,朦朦胧胧的,像影片似的一下子切换到了记不清楚的过去。有透明的水蜈蚣急急地冲下来,我知道,这雨,不经意地,就大了。

  我终于把热茶和红烧肉一起放到肚子里,这样的行程里,我需要一些热量的帮助。努力把窗子的水汽擦干净,远山朦朦胧胧的,像国画里随便印染的几抹背景。几幢黄色红色的屋顶,格外显眼。树的颜色更加深浓了,化不开的墨色一样的,一团挨着一团,从山脚直到眼前。看不见黄河,那条新修的公路,青蓝的颜色,像大力甩出的一根跳绳,一轮圆润的弧度,梨园便被拦住了。

  声音都被滤在窗外,我像看一出黑白的老电影。时间似乎恍惚,静止或者倒退。

  真的。

  从楼上下来,红色的台阶本来就比梨园高,露在小楼的外面,像贴上去的“之”字形,此时便有了一层晶晶的水膜。顾不得看千万个有同样晶亮头发的古梨树,我小心地走下来。

  水窝早就在地上铺开,小小的雨滴,又漾开许多小小的波纹。一时间心神不觉摇动起来。有一枝月季伸出来,红艳的,光彩照人的,立刻,夺过了我的目光。小雨点都变成了小水珠,在花瓣中间找到了自己的家,安然的妩媚,而花朵,的确像新娘一样,娇羞,妖艳,完全不是春天的烂漫。我不觉笑了。秋天,花朵也成熟。

  用手挡着那些雨,丝一样轻盈,又麻麻地,花针一样刺刺地。像吻,那些清凉的,轻快的,带了一点点胡茬一样的吻,那些爱恋!我走向街道,雨的帘子里,那些故事还在吗?多少年前,在这样的雨里,我们漫步。我心里捏着一些小小的东西,小小的喜欢,真的。我们是在培训的时候认识的,在这个街角,就这样的雨中,仓惶地相遇。他邀请我去他家,我略略地犹豫,然后,看见了这样雨里的梨园。那些美丽的苹果,红得像灯笼,挂在檐前的树上,打了蜡一样,亮亮的。比苹果更亮的,是眼神。对,他的父母的眼神,看果子的,看我的。那样一种满足和期待,让我羞涩。那些鼓胀的心事,一点点地甜蜜,那时候的雨,潮湿过美丽的梦!今天,这样的雨,梨园里,他的家还在吗?生活多像一场浩大的秋风,我们只是两片秋叶。

  街道冷清清的,一个小时以前采摘果子的人,拉果子的车,都已经回去了。街道和店铺在下午的无聊里懒懒散散。没有人撑伞,有迟回的人也不打伞,看看天,说:“这雨,实话下来了,干什么都搅和。”的确,在雨的帘幕里,世界由繁忙回到清闲。一个小时之前躲藏在路边果园树叉里,站在梯架上的老果农不见了,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埋怨他的儿孙不是好助手?一个小时以前他像接过新生宝宝一样地把一个个大大的果子摘下来,轻轻放到筐子里,再吊到树下,然后看着树下的家人装到大篮子里,倘若这中间有一枚果子掉到地上,就会变成卖不出去又不能保存的废品,那一声“啪嚓”的落果声就像一次心痛的跳动,忍不住的时候是骂两句的。此时,街道冷清,店铺的老板娘掂掂脚,试图看看谁会进来歇歇……但是果园清静,下午四点钟,没有一个人会去商店,更没有人去喝茶打牌。雨是一道帘,万人躲藏。果园里无数枝干沉甸甸不堪负重,果子的灯笼亮了,红的少黄的多,老树的主干,像庙宇的柱子一样粗壮,而树冠笼罩着大地,像浩大的帐篷群。一地的落果,没有人捡拾,就在那里开始散发味道,甜的熟果的香,不像花的清香,而是糖分充足的味,好像再过十天八天,连空气也会被酿成酒。落叶开始飘下来,是早衰的褐色,还有些镶了黄色边子的绿叶,甚至有被落果带下的一束,就那样触目惊心地躺在树下,盖不住泥土,盖不住那些还青翠的柔草。这样的落叶有一种新鲜的美好,好像一种献礼正在进行。树对地的?叶对树的?不得而知。蹲下来,让落叶在视觉里变成一个侧面,那一种纷纷而至的归属感让人落泪,真的,时间那么轻狂地花完了季节,落叶怀旧,老树沉重,那些道不明的情愫在梨园盘绕。细雨淋不透梨园,只可以擦亮绿叶,远处的烟雾开始迷漫,像梦中的朦胧,我用一种深情包裹这些,好像记着一些岁月里的沉重。

  真的,我本来想去姐姐家,这条路过去,拐两个弯就是,但是我不能去。姐姐,她在医院里,疾病已经把她身体里面的精神蹂躏得不成样子,那些支撑生机的东西渐渐消失。一次一次,好像猝不及防的雪雨,砸下来,砸下来!雨后,是黄叶连了青叶的枝,伤口一样的茬,正在渗出一滴滴无色的液体,和了雨水,淌得让人惊心动魄。而此时我已经没有了以往我要找她的欲望,那一条通向她的小院子的路,切近而遥远。我的脚步沉重,我的心在刺痛。梨园的雨里,哪里可以储藏我的心呢?

  沿着水泥路,我把自己画在水汽缭绕的青色里,小颜一定要我们去她的家。两旁的树,排着队来,卵圆形的叶,长一点的是冬果,圆一点的是香水。这千篇一律的绿色,在果农的眼中,却有不同的表情。枝干向阳的一面细致,背阴的一面粗糙,好像手心手背。房前屋后,这样古老的大树,是一座塔,一尊神,而结庐而住的主人,反而像守卫者。小颜的家就在梨园里,一幢小洋楼,漂亮洋气,楼前有四棵大冬果树,围墙外面的老树又伸进许多枝丫,好像又讨要一些烟火。雨里,一切湿润,沙沙沙的声音让世界安静。这样的住所真是桃花源的静和遥远。站在楼顶,再一次看远山,看近树,有一种君临天下的豪情。这些美丽的树,是我的子民吗?他们绿色的旗帜在雨中沙沙沙,像窃窃私语,像来自心灵的感慨!

  真的,和梨园邂逅,一些感情在雨里发酵。我的一次次为梨园奔走呼号的文友,昨天还和我在微信里说到梨园的未来,古树屡次被砍伐,他说,新庄的人砍树造屋,瞿家拐子的几十棵梨树没有人管理。每一棵树,都好像是他的一个孩子。而今天,他托付我,一定要转达他的意思,而我,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吗?

  在梨园里我们相遇,那些纷纷落下的雨滴,是我们一篇篇情丝飞扬的文字吗?珍珠一样挂在发梢的水珠,晶莹剔透,我的心沉静下来。真的,我在树下走过,我应该有一些温度,像红外线一样,也许微弱,但一定有。

  我终于要头也不回地走,把梨园留在雨里,把雨留在梦里。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

  • 陇南成县机场正式通航(图) 陇南成县机场正式通航(图)
  • 天水甘谷“燕家韭菜”走四方 天水甘谷“燕家韭菜”走四方
  • 科技进村 春耕备耕格外“热” 科技进村 春耕备耕格外“热”
  • 兰州 :整治共享单车乱停乱放 社区在行动 兰州 :整治共享单车乱停乱放 社区在行动
  • 定西陇西林果业发展步入快车道 定西陇西林果业发展步入快车道
  • 天水秦州区藉河北路成了风筝的海洋 天水秦州区藉河北路成了风筝的海洋
  • 甘肃临洮:陶艺进课堂(图) 甘肃临洮:陶艺进课堂(图)
  • 兰州市榆中县东湾村调整产业走上致富路(图) 兰州市榆中县东湾村调整产业走上致富路(图)

关注我们

中国甘肃网微博
中国甘肃网微信
甘肃头条下载
甘肃手机台下载
微博甘肃

新闻排行

1   甘肃省委办公厅 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甘
2   兰州市永登县柳树镇:“心暖了,脱贫奔
3   酒泉金塔县光伏扶贫照亮脱贫路
4   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
5   永登县房管局物业管理人员来兰观摩学习
6   H5 |仲春初四日 春色正中分
7   欧阳坚在西和县脱贫攻坚帮扶工作协调推
8   H5 |世界睡眠日,拯救“特困生”
9   图解:必读!林铎书记讲话中的20条金句
10   甘肃民企创新发展转型跨越 助推地方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