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甘肃网 >> 系列网和网群 >> 飞天文艺 >> 故事

双圪垯堎

18-04-27 16:40 来源:甘肃日报 编辑:宋芳科

  原标题:双圪垯堎

  文春霞

  六盘山山脉一直向西,到了庄浪地界变得圆润很多。从洛河北川望出去,与六盘山一脉相承的南山顶上有两个圆圆的山头,长得像没及时放进蒸笼的大馍馍胚子,这就是双圪垯堎。这个有点粗硬的名字不但丝毫不影响这两个山头的美,还在巨大的反差中让人对双圪垯堎好感倍增。

  从庄浪县城出发,向南,过了洛河大桥,行半里路左右,沿着一条平展展的山路上去,从二李村的城堡下经过,再爬半截山,就到了双圪垯堎。即使不知道二李村在哪,也没关系,朝着那两个圆圆的、绿色的山头走就行。绿色、成双、圆形,这三个特征缺一不可。缺了绿色,您可能会沿着304公路向西南飞驰而去,因为那里也有两个圆圆的、巨大花馍馍样的山头。那两座山有来历,据说秦朝的范喜良被征去修长城后,孟姜女背了寒衣去找他,走累了,坐下歇息时顺便脱下鞋磕了磕,鞋窝里的土变成了两座山。

  双圪垯堎怎么来的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没关系,双圪垯堎的魅力不在于它们的历史背景和文化渊源。双圪垯堎的美看得见摸得着,也闻得、听得……只有走进去,才晓得双圪垯堎的好。

  上山的路把梁顶锯开了个路口,形成了一个不太对称的十字路口,往前,继续沿着平滑的水泥路可一溜烟下到北山坡;往右,是一条芳草萋萋的路,印迹鲜明的车辙把它变成了四条平行线,无限延伸,消失在茂密的松林中;朝左,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地向山上爬,这就是去双圪垯堎的路。如果走在这路上喘气实在太急的话,您只要在每个急转弯的时候,向左迈一大步,就能离开陡峭的羊肠小道,站在平整整的田地里了。枯黄的草和土地一个颜色,但是比土地柔软多情得多,踩上去绵软而有弹性,在这样的草地上走多久也不会累,不会腻。不过,为了看双圪垯堎,还是继续朝山顶走。越往上,树越多,草越密,路越陡。相应的,台阶也多起来,朝左跨出去,有柳树、杏树等懒懒散散地站在田头地尾。仔细看,它们也不是随便站,外田埂的都站得端长得周正,树干是直的,树冠是圆的;越靠近右边的松林,柳树、杏树、梨树等就撒娇似的、喝醉似的,东倒西歪的不好好站,也不好好长。有的树一开始就分了叉,还不规规矩矩长,有的枝条伸向这边,有的伸向那边,有的先弯后直,有的直直地长了一截后,忽然惊醒似的来了个九十度大转弯;有的树好不容易长成了粗壮笔直的树干,比得过旁边的松林,大约骄傲了就要笑,一笑,这树洞就毫无章法地形成了。总之,站在松林左边的这些杂树,若不是为了衬托松林的齐整和庄严,就不能解释它们为何要长成这个样子。这些杂树和松林还有一样可以比较的,是颜色。松树的树干是铁灰色的,柳树、杏树们的树冠和残留的枯叶是铁灰色的;松树的叶子是墨绿色的,柳树、杏树们的树干是鲜绿色的——鲜绿的苔藓中点缀着鲜黄、雪白。

  这个时候,是可以优哉游哉一边爬山一边东张西望的。就算摔一跤也没关系,地下不是厚厚的松针便是厚厚的草毡,干净松软还干爽。走着走着,柳树呀杏树呀不见了,跟爬山者队伍的情形差不多,总有些人会掉队。越往上走,松林越密,松树越大,排列也越整齐。这样整齐的松林,一定是多年前栽的。栽这树的人一定花了不少力气和心思,先拉着线,用标尺不知是从上而下还是从下而上,把圆圆的山包规划成层层梯田,然后,不知有多少人流了多少汗经过了多少年,修梯田、栽树,松树长得那么慢,需要多少年才形成现在的气势?

  高处不胜寒吗?双圪垯堎不是这样的。越往高处走,林子越安静,空气越温暖。仿佛为了印证我们的感觉,在高大的松树空隙中,一小片一小片的松树顶着翠绿翠绿的叶子,在初冬的阴天里光鲜着。埋头爬着越来越高的梯田,大约半小时左右,眼前忽然一亮,咦,没法爬了!在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的圆坛上,周围站满了高大的松树,中间是直径五米左右的空地。站在空地中央,抬头,松树高大笔直,直指蓝天。蓝天却离人格外近,似乎只要你攀着松树上去,就能摸到那干净柔软的蓝。

  站在双圪垯堎其中的一个圪垯堎上,习惯性地张开双臂,虽然确凿无疑地立于山巅,很难体验到山高我为峰的豪迈。但那绝对是一种奇特的感觉,是站立成一株松树,脚踩大地,头顶蓝天,与天地、万物同在的勃勃生机和无限的静谧。山顶依旧没有风,没有任何声音,有无数个温暖光明的念头从心底升起。

  双圪垯堎山顶的时间是静止的。早晨,东方的霞光穿不透密密层层的松林,只把头顶那圈儿天空染成紫蓝色;正午太阳光最强的时候,洒在圆坛正中的斑驳光影也不见得大多少;傍晚,西天的甚至连头顶的那被浓密的松针分离得稀稀拉拉的天空的颜色改变不了……只有粗壮笔直的松树无声地诉说着时间的累积和力量,只有鸟儿归巢时扑棱翅膀的声音,提示着时间的流逝,夜幕的降临。

  从东坡上的山,从西坡返回。腾腾腾地蹦跳在铺满松针的台阶上,仿佛回到了身轻体健的少年时代。最后一个台阶戛然而止,台阶下竟是高高的悬崖。又高又悬的崖因了茂密的松林和纠缠不清的杂草,威慑感去了大半。立在幽静茂密的悬崖边,望着被夕阳染成一片金红的东山坡,仿佛站在红尘外望着人间十万烟火。一眼一眼地看着对面的山不停地变换颜色,沿着倒数第二个台阶,朝双圪垯堎对面绕过去。惊起了两只喜鹊,惊飞了三群锦鸡。很冲动地想跑过去捡几只鸟蛋,几根翎毛。同行者自是见多识广的,立马制止:春天才有蛋!其实也找不到,鸟儿飞起的地方,不但有浓密的新长起来的翠绿的松树,还夹杂着槐树和一些叫不出名字来的藤蔓,近不了鸟窝,连转回去的路都没了。只好一阶一阶爬到山顶,再沿着若有若无的那痕足迹出了双圪垯堎。

  一走出松林,风就嗖嗖地吹过来。还没来得及紧紧衣裳,就看见天色也变了,对面山头的松林黑沉沉一片,松林之上,一颗又大又红的太阳一动不动地高悬着。呆了几呆,终于明白这看似不动的双圪垯堎的太阳无论如何会下降,会藏到那松林背后的。太阳你继续美吧,鸟儿都扑棱棱回家了,我也得回家。

  到了山下,天刷地黑了,车灯聚成的光河光明又热闹,心里眼里却还是双圪垯堎的那轮红日。努力从车窗里往外望,天空哪有太阳的影子,而双圪垯堎,那一双绿色的圆圆的山头也完全融入连绵的南山,不辨踪影。

  双圪垯堎不是旅游景点,也不知道附近还有没有像双圪垯堎这样让人流连忘返的清幽可爱的去处。得到证实的是,双圪垯堎的梯田确实是人工修成的,那松林也是人工栽植的,栽植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算起来有三十几年了。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

  • 图解:原来甘肃省投资最多规模最大生态工程是这个... 图解:原来甘肃省投资最多规模最大生态工程是这个...
  • 图解:甘肃咋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林铎书记这么说↓↓ 图解:甘肃咋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林铎书记这么说↓↓
  • 图解:甘肃整治作风问题要咋做?林铎书记这么强调↓↓ 图解:甘肃整治作风问题要咋做?林铎书记这么强调↓↓
  • 图解| 甘肃: 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图解| 甘肃: 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 图解:甘肃如何确保脱贫攻坚取得实效?林铎书记这么说↓↓ 图解:甘肃如何确保脱贫攻坚取得实效?林铎书记这么说↓↓
  • 图解:甘肃如何确保脱贫攻坚取得实效?林铎书记这么说↓↓ 图解:甘肃如何确保脱贫攻坚取得实效?林铎书记这么说↓↓
  • 携手绘就最大同心圆 甘肃社会主义学院举办纪念“五一口号”发布70周年座谈会 携手绘就最大同心圆 甘肃社会主义学院举办纪念“五一口号”发布70周年座谈会
  • 甘肃平凉:乡村美景引人入胜(图) 甘肃平凉:乡村美景引人入胜(图)

关注我们

中国甘肃网微博
中国甘肃网微信
甘肃头条下载
甘肃手机台下载
微博甘肃

新闻排行

1   甘肃省委办公厅 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甘
2   兰州市永登县柳树镇:“心暖了,脱贫奔
3   酒泉金塔县光伏扶贫照亮脱贫路
4   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
5   永登县房管局物业管理人员来兰观摩学习
6   H5 |仲春初四日 春色正中分
7   欧阳坚在西和县脱贫攻坚帮扶工作协调推
8   H5 |世界睡眠日,拯救“特困生”
9   图解:必读!林铎书记讲话中的20条金句
10   甘肃民企创新发展转型跨越 助推地方基
分享到